DUANG~《钟馗伏魔》特效&后期制作重磅来袭

《影视制作》杂志 •  2015-03-05 18:06:00  •  [ 后期制作 ]
鲍德熹导演作为《钟馗伏魔》的监制、特效指导,集结了新西兰Weta,韩国Macrograph及PIXOMONDO等特效团队,为影片保驾护航。
     鲍德熹导演作为《钟馗伏魔》的监制、特效指导,集结了新西兰Weta,韩国Macrograph及PIXOMONDO等特效团队,为影片保驾护航。Weta团队曾经为Peter Jackson制作《指环王》系列打造了中土世界,是世界顶尖的特效公司。《钟馗伏魔》是Weta第一次做东方魔幻题材。在与鲍德熹导演进行多次沟通之后,根据影片的题材和方向,打造了一系列中古唐朝的魔幻场景和有着浓郁东方特色的妖魔神兽的人物设定。曾经为电影《星际迷航》、《本杰明·巴顿轶事》、《指环王》、《变形金刚》做过特效的Bernard  Ceguerra 作为特效监督。



     在Weta完成任务设定的基础上,和韩国Macrograph特效团队等多个国际一流特效公司一起,肩负着占电影总镜头数高达77% 的特效镜头制作。Macrograph 作为此次《钟馗伏魔》主导特效团队,其打造的特效镜头数量是他们目前为止最大的制作,共承担了影片中1200 个镜头的特效制作。鲍德熹谈到Macrograph 既有制作一部好电影所需的经验,更重要的是他具有激情和热忱来做好一部巨制的态度。

             由Weta完成的角色设计



             打斗中模拟粒子之间的互动难度最大



     此外,神兽的毛、魔王的脚都是视觉特效要刻画的重点。特效镜头涵盖了屋顶、水下等特殊场景CG 镜头及从全景到大特写的长镜头。而对于人的面部和人眼的创作也是特效中非常之难的制作环节,而影片中有一段钟馗与雪妖相拥的“爱的镜头”,一滴泪水从雪妖眼中滴入钟馗眼中的画面,这个1 分20 秒的长镜头中,从全景到眼睛特写的画面帧数就高达2000 帧。因为这需要特效团队首先必须制作出制作出一双令人信服的眼睛,并用技术使得瞳孔达到一种不同寻常的质感,从而来表达情感,进行叙事,这是CG 创作中极具创意又颇有挑战的一个方面。

             对CG人物面部和眼睛的刻画是特效的最大难点





             魔界的整体构成和气氛需要的设计和质感都需要长时间的创作


     动作捕捉是CG特效制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保证《钟馗伏魔》中所有的CG人物打斗的精彩呈现,鲍德熹导演采用了动作捕捉与表情捕捉分开进行的方式。这个经验是来自于《钢铁侠》,同样也由完成《钢铁侠》的团队来对前期的面部及身体部位上的打点等关键方面进行指导。鲍德熹导演希望CG人物的凝视、思考等每一个表情、转身、跳跃,翻腾倒地的动作都有真人表演作为重要的依据,从而延伸至整个电影画面。以陈坤练功变身黑钟馗为例,导演希望这个动作每秒要有48帧,那么拍摄的时候就要以升格进行拍摄。







                                 黑钟馗的动作捕捉与表情捕捉

     为了分别捕捉到演员的真实的表情和动作,就要用两次的拍摄来完成。首先是捕捉动态的程序,然后是对表情的捕捉。通过二次拍摄,现场利用三架机器对演员的表情、动作进行捕捉,并将拍摄时的精确的镜头数据传至CG软件,通过后期的动画来实现和CG人物的精确匹配。据悉,钟馗练功的动作用了三天的拍摄时间才告完成。
除了韩国Macrograph特效团队外,PIXOMONDO还参与完成了影片中钟馗与魔王纯CG打斗的特效制作部分。由PIXOMONDO北京团队和同LA与斯图加特团队,共同完成了钟馗与魔王打斗的三个纯CG场景的34个镜头的制作。PIXOMONDO钟馗项目特效总监Wil Manning认为项目的最大挑战在于如何在一个有限的时间内来尽量完成这一系列精彩的镜头。Wil Manning曾经负责电影《分手大师》中186 个特效镜头的制作。

                     Wil Manning, PIXOMONDO钟馗项目特效总监

     在与导演进行前期沟通的时候,鲍德熹导演希望在确定的人物性格和故事梗概的前提下,放手给特效团队,让他们进行发散性的创作。而在这个过程中,鲍德熹则会以最快最精准的回应推进工作的进行。故而在项目执行的前两个月的时间里,都集中在故事板的创作上,PIXOMONDO团队对故事中的每一个动作、镜头、场景都进行充分的预演,使之更加精彩。Wil和鲍德熹还多次就人物的动作面对面地用肢体来比划演练,一帧一帧的去确定最终应该呈现的样子。随后,Wil去到洛杉矶工作室和那里的人员进行沟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制作出最初始版本的previz(可视化预览),交由鲍德熹进行下一步的修改。确认之后,三个工作室根据自身强项和项目特点进行了分工,LA在完成了previz后保留了这组镜头中水上部分的制作,水下部分由斯图加特负责,北京则负责创意及和导演的对接,共同完成这一“很复杂”的创作。

     在与世界上其他特效公司的合作上,PIXOMONDO主要是和韩国Macrograph合作。在拿到角色的reference之后,为保持角色的连续和一贯性,Wil需要在前期不断与韩方进行沟通,包括到韩国深入了解角色的设定,回到工作室后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同时PIXOMONDO也有对这个角色进行改进的地方,如果鲍德熹导演觉得可取,也会返回给到韩国那边,用改进的角色替代之前的一些设定。

     特效的制作流程里面,不同软件之间的协同工作尤其关键。例如Maya做出来的每一帧可能有200多层,而这些层又需要不同的软件来进行不同方面的处理,包括建模、材质、灯光及特效等,以水下场景为例,需要在软件Houdini中搭配很多不同设置,用以生成30,000,000之多水中漂浮的碎片,然后再转到3ds max中进行灯光的制作。由于是3D的特效,最后应用Nuke完成合成的工作。



             Previz中的魔王与钟馗的设定

             水下钟馗效果

     PIXOMONDO在特效制作的过程中试验了很多东西,在人物的设定等细节方面也进行了很多的改变。例如水下镜头的部分需要表现一种黑暗、朦胧的感觉,同时又希望色彩对比能够呈现的漂亮、好看。在人物性格塑造方面则力求中国化,避免过于西化的表情和动作。角色动作设定中有一个特别简单的结构就是魔王和钟馗这两个角色的互补,其中魔王是特别凶猛的、残忍的方式;钟馗是以特别聪明的方式来应对的,这是出于影片的情节设定所呈现出来的模式,根据模式来确定镜头的构成。        
     在细节的把握和表现上,Wil认为最困难的莫过于钟馗的胡子,由于表现打斗必然出现动态的效果,加之在水下的部分的表现,特效制作部分和实际拍摄的部分需要加以统一、协调,这需要在不同的软件中进行大量的调整的工作。这些具体的调整最终也会反作用于整个公司的制作流程,并将这一经验的总结应用到下一个有类似需要的项目上面。

    从2014年8月到11月,四个月的周期对于PIXOMONDO钟馗这个纯CG项目中来说,是相对紧张的。而为保证工作周期,PIXOMONDO除了在工作流程(pipeline)的把控上,PIXOMONDO还有着顺畅的沟通机制与系统。无论是在哪个软件上处理输出的镜头,Shotgun都会记录并实现之间的沟通。这样以来,每个艺术家都只用专注于在自己擅长的软件系统中工作,通过Shotgun实现工作的同步和文件的最终统一。

             通过工作站的监视器,Vincent可以现场回放原生3D的双眼图像

     根据影片总的3D设计原则,Vincent Toto同样负责特效部分的3D的流程,总的指导原则亦贯穿在特效3D的制作中。Wil对之的理解是3D效果好比故事的“梗”,不能频频出现,平时的状态下应该是藏起来的,到了特定的、关键的阶段再出来,才会给观众不一样的感觉。具体到这个场景中,魔王和钟馗的3D设定则是会让魔王出来一点,让你觉得有一种害怕,往后退的感觉,但是钟馗不会出屏,一直在屏幕的后面打斗。他认为可能观众注意不到这些你调整的细节,但是心里会感觉到,“我害怕魔王,不害怕钟馗。”从而感觉到这种角色的设定。由于影片全片最终的呈现是3D,特效的3D的制作需要把实拍部分的数据加以精密匹配。这部分应用了Nuke Ocular软件,从色彩、动作、表情到镜头的瑕疵,进行一一的修正。

     Vincent在后期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去和特效团队一起,确保特效制作的景深与实拍的完全吻合。这是确保前后期3D效果统一的做法,也是《钟馗伏魔》的3D制作所独有的。

     鲍德熹除了在前期拍摄和特效制作上对3D进行把关,在确保3D影片质量上的最后一个的DI环节,应用了Mistika进行调色,针对3D的调色配光,Mistika将左右眼的同步匹配做到了精准无误。这一技术也是来自《霍比特人》,由PO朝霆最终完成数字中间片的制作。特别邀请了3D摄影师Vincent从拍摄现场(13周,拍摄地)、特效制作(10周,韩国Macrograph;3周,北京PIXOMONDO),最终完成了《钟馗伏魔》全部镜头的100%的3D制作。最舒适的3D体验来自最精确的控制,包含了无数的功夫。



         截至目前,《钟馗伏魔:雪妖魔灵》(ZhongKui: Snow Girland the Dark Crystal)在国内取得了3亿票房,并于2月27日在北美17个城市公映,我们期待着这一结合了中西方制作力量的东方魔幻能够继续风靡西方世界。
(欣赏《钟馗伏魔》上篇精彩内容----》独家:《钟馗伏魔》3D摄影篇

6 喜欢 0 收藏 分享到:

文章点评